透過台北法律諮詢,我才逐漸想起自己到底在逃避什麼

What to escape

What to escape
許多關於童年的記憶,我其實早已忘記得差不多了,
雖然這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
但我忘記的部分可以說是比平常人來得更為嚴重些,
我只知道我以前似乎很常去台北法律諮詢
桌上甚至有留下幾個台北法律諮詢的名片和電話,
可是實際上那時候到底發生什麼了,我卻怎麼都不記得了,
直到某天,我抱持著一絲好奇心,打了名片上的那個電話,
那個熟悉萬分的聲音才逐漸敲醒了我封閉已久的記憶,
而接起那個電話的正是我的親生母親,
我的童年生活完全就是活在一個地獄般的世界裡,
母親後來之所以選擇在台北法律諮詢工作,
也都是為了幫助和當時的我一樣的小孩,
而我也因為這次的機會,我才逐漸想起自己到底再逃避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