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虧了台北法律諮詢,我才有信心和孩子們一起面對未來

Facing the future

去年宥棋的事情,讓我開始頻繁地接觸台北法律諮詢
說真的當初如果沒有台北法律諮詢的幫助,
我和孩子們恐怕就會被宥棋給活活地打死了吧!
作為孩子的爸以及一名丈夫,他實在是最為惡劣的,
我也曾好幾度因為這個樣子而差點採取最為糟糕的手段,
幸好台北法律諮詢幫助了我,
我現在也擁有足夠的信箱和孩子們一起共同面對未來,
儘管身上的傷痕依然還存在著,
但是也因為這樣我們才更有那份堅強去接受迎面而來的挑戰,
人生一直都是如此的不是嗎?

孤身一人無助的她到台北法律諮詢求助

Alone

馨語是一名相當年輕的單親媽媽,
孩子的父親早在發現她懷孕的時候就遠走高飛了,
馨語在年僅十七歲的這個年紀下成為了未婚又未成年的母親,
家庭背景本來就有些複雜的她,只是單憑著自己的力量去養活孩子,
於是她開始進出聲色場所工作,偶爾和朋友一起到夜市擺攤,
無奈某日她不小心被職場上認識的朋友給詐騙了幾十萬元有,
沒什麼朋友的她不敢報警,默默地跑去台北法律諮詢求助,
她希望台北法律諮詢可以給予她一些可靠的幫助,
她很明白人生是沒有這麼容易的,
想要靠著自己一己之力養活孩子以及自己,
碰上困難時,有沒有任何可信賴的親朋好友,
這時候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去台北法律諮詢尋求幫助了。

多虧了台北律師事務所,才讓她總算了結了這起鳥事

This was a bird incident

貴萱日前被鄰居莫名其妙地辱罵了一番,
起初她以為只是鄰居單純心情不好而已,
但是沒有想到鄰居突然從那天之後,每天都會在她家門前潑灑大量的廚餘或是糞便,
貴萱對於這樣如次離譜的事情感到十分地不堪其擾,
於是便先是報了警,想不到鄰居卻表示這一切和他們沒關係,
反而是誣賴貴萱每天晚上都吵到嚴重影響他們生活品質之類的,
為了解決這起鳥事,貴萱跑了多次台北律師事務所一趟,
台北律師事務所這裡擁有相當方便的免費法律諮詢服務,
貴萱在工作極為忙碌之下,犧牲掉許多休息的時間去台北律師事務所做功課,
而這起事情發生的一年後,所有的鳥事總算是完全落幕了,
貴萱的鄰居原本還想要以精神疾病的理由去撇清自己蓄意這麼做的罪行,
只不過貴萱早已準備了足夠的功課,最後她該拿到的賠償也都拿到了。

為了把離婚的事情弄得妥當,她經常光顧台北法律諮詢

Frequent visits to legal advice in Taipei
彭太太和彭先生的離婚協議算是完全敲定了,
為了保障自己和孩子們在離婚後可以擁有一個足夠有保障的生活,
她從半年前開始就經常光顧於台北法律諮詢
對付腦袋較為靈光的先生,事先做足功課是必要的,
她透過台北法律諮詢學習到了許多關於離婚的法律知識,
台北法律諮詢也提供給她相當多的資源以及管道去尋求幫助,
如今現在離婚的事情能夠進展得如此順利,
除了彭太太十分努力的在做準備外,台北法律諮詢也是首要功臣,
畢竟過去彭太太可是連民法是什麼都不知道的家庭主婦呢。

為了給孩子一個健全的家,她多次向台北法律諮詢求助

Sound home

孫太太與孫先生的婚姻一直以來都走得非常地顛簸,
即便有了孩子,孫先生依然留戀於外面的花花世界,
這對於孫太太來說,可以說是一個非常難過的事實,
孫太太為了希望能夠給孩子一個健全的家,
她多次地向台北法律諮詢求助,
她希望台北法律諮詢可以適時地幫助她些什麼,
這段婚姻早已名存實亡,孫先生在外的債務更是讓她喘不過氣,
因此她才會勤跑台北法律諮詢,都是為了在關鍵時刻派上用場,
她相信自己總有一天將能夠帶著孩子離開這個破碎的家。

出社會被欺負,找台北律師事務所解決

out-of-community-was-bullied-find-law-firm-taipei-solve
現在社會都是現實的,國家人民也遵循著社會規則走,當你在生活(社會)上有難的時候,通常都是要遵循法律條規去走,而台北律師事務所更可以替我們找到所有事宜。
而也有不少人都認為台北律師事務所應該可以成為我們最重要的方案。
而在台北律師事務所更可以變成我們最重要的事宜,台北律師事務所可以變成我們最重要的方案,就讓台北律師事務所幫我們釐清所有問題。
台北律師事務所是我們最重要的事宜,就讓我們來幫人們找到所有方案,透過我們來幫你們快速釐清所有事宜。

台北律師事務所諮詢排行榜

taipei-law-firm-consulting-ranking
台北律師事務所經常收到的諮詢項目排行榜:
一、財產糾紛 二、刑事 三、感情
其實這三種也是最常上新聞的。
當然也有一些很奇葩的問題。
即使一條法規再簡單「闖紅燈就是錯」、「偷摸別人就是錯」,但如果過程中因為有太多不明確因素,產生撲朔迷離、五方雜厝的情形,但是把這一言難盡的來龍去脈都搞清以後,勝訴的人,也不見得會我們原本所想的那個人。
只是也有不少原因都會取決法官自由心證,而法官的判決也不見得所有人都能夠接受。
台北律師事務所可以幫你爭取更多的權益,只要你一五一十全盤托出,基本上台北律師事務所是能想到的都能幫,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與辯論的機會。

當私下和解時,更要台北法律諮詢

when-private-settlement-but-also-taipei-legal-advice
自從發生了一起車禍(小擦撞),兩方都互說是對方的不是。
我試圖和解,對方聽了我的和解條件以後不接受,堅持提告。
我找了在台北法律諮詢當顧問的朋友談過了以後,
我朋友說在這種誰對誰錯很不明確的情況下,
要看對方是不是故意放話說「我要告你!」
讓那些沒閒沒錢的人感到害怕,而再放入對他人有利的條件。
總而言之就是讓我小心不要被他那句話給上當了。
後來,我聽了台北法律諮詢的建議,暫時不要去委曲求全、放低身段,要告給他告。
沒想到過了一段時間後,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在等收傳票,卻先收到他傳來的簡訊「算了,我最近因為太忙了,沒時間告你,我就先接受你當時說的那條件吧。」

台北律師事務所幫壞人的原因

taipei-law-firm-to-help-the-bad-guys-reason
律師事務所雖然是營利,只要有求就會必應。
雖然有人會不認同地說,為什麼台北律師事務所還要幫壞人打官司?
其實台北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們都必須站在中立點,用中立的方式去幫每一個人爭取"應有"權益,這才是律師事務所的宗旨。
一個人若籌下大錯,即使台北律師事務所會幫忙辯論,但仍是有限,因為說再多話,都比不上一個證據,但是因為受害人(甚至是有同理心的其他大眾們)肯定都會希望犯人罰重一點(只因道德倫理)。
但是這些「罰重一點」的話語,都可能來自憤怒的情緒。
台北律師事務所不會讓犯人變成因別人的憤怒而被乘加好幾倍的罪責,如果犯人真犯了錯,律師事務所也只能幫忙爭取最合理的權益,並無法把"黑的"變成"白的",唯有證據是不變的事實。
藉此文章告誡家屬們,想救犯人仍是有限的,唯有靠他意志自新改過,才有可能重見光明。

台北法律諮詢和心理諮詢

taipei-legal-counseling-and-counseling台北法律諮詢和心理諮詢其實是不太一樣的。
心理諮詢會為當事人找出解決方案,而心理諮詢師為了能貼近當事人的精神、了解當事人的想法,同時也會釋放你的心靈,但是法律諮詢可就不同了,它不會安慰、不會講好聽的話,只會陳述給你最中肯、最血淋淋的事實,你將會得到哪些權益?你也有可能得到哪些制裁?讓你做好心理準備。
但是心理和法律同時執行的話,相信能得到更好的效果。
傳喚到法庭後,法官也會看你的反應,測定你有多少誠意想要悔改。
雖然台北法律諮詢和心理諮詢是不同的類別,卻息息相關、互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