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一趟台北法律諮詢,才明白自己都是徒勞

It is in vain to understand myself

It is in vain to understand myself

幾個月前,我在東區的夜店恰巧碰見了頗有財力的富二代,
我想盡辦法用了各種挑逗的話語,希望他可以落入我的花言巧語裏頭,
好不容易總算藉著這個用虛假的醉意包裝而成的激情釣了個魚,
想不到,去了一趟台北法律諮詢才知道自己這麼費盡苦心都是徒勞,
以為自己總算可以脫離這樣窮酸的人生,
最後在離開台北法律諮詢時,我的內心產生了對自己莫大的厭惡感,
台北法律諮詢建議我以後不要再用這種方式想去榨取別人的錢了,
但這些男人不也都是心甘情願地自己上鉤了嗎?